2016 年過了六份之一,我已跑了兩次全馬

2016年1月17日,香港。

 
(Photo by Eunice Lo)

從以上這一張相片,我看來好像神色自若的樣子。

相片沒有告訴你,在數小時前,我是在狂風暴雨的環境下跑過了「三隧三橋」。雨水瘋狂地打在我的臉上,令戴眼鏡的我也不得不除下眼鏡,並且不時以手抹掉臉上的雨水,又不時好像陶大宇般掩面。
Continue reading “2016 年過了六份之一,我已跑了兩次全馬"

金斧頭銀斧頭(2016年新版)

從前,有一個勤勞的樵夫,有一天上山砍柴時經過湖邊,湖邊忽然出現了一個老神仙!只見這一位老神仙拿出了金斧頭及銀斧頭。

樵夫見狀覺得很好奇:「我的斧頭仍然在自己手中,沒有掉進湖裡!這些金斧頭及銀斧頭不是我的!」

湖仙:「不不不!別誤會!我想說的是我見到你每天都很努力上山砍柴,覺得很感動,想將這金斧頭及銀斧頭都轉贈給你!」

樵失聽到湖仙的話不虞有詐,正想伸手去拿,卻被湖仙叫住了⋯⋯。

Continue reading “金斧頭銀斧頭(2016年新版)"

瑞士雞翼撈公仔麵(2016 年補完版)

2003-07-11 舊文一則(原文連結):

是夜工作至晚上八時。然後小弟與同事 T 到中環 Cafe Tsuiwah 吃晚飯。多得同事 T 的介紹,我點了一客「瑞士雞翼撈公仔麵」。好味!最有趣的是,這一客「瑞士雞翼撈公仔麵」是餐單上沒有的!
Continue reading “瑞士雞翼撈公仔麵(2016 年補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