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飯局

還記得,十多年前我仍是一名電腦雜誌的記者。有一天,我出席了一個業界飯局。飯局中除了邀請我們的主辦單位,還有來自其他媒體的記者同行。

正所謂「業界飯局」,飯局中所談的應該是跟業界有關的話題,例如電子產品、科技發展、電子商貿之類的吧?

繼續閱讀「業界飯局」

廣告

生日的情意結

似乎 Pacific Coffee The Perfect Card 的生日優惠亦開始跟對家看齊:生日月份可享一杯免費飲品或一件蛋糕。

熟悉連鎖咖啡店的顧客,在「免費飲品」及「免費蛋糕」之間,很自然會選擇前者,因為前者隨時比後者貴也。

可是,我仍然選擇在生日正日光顧 Pacific Coffee,叫一杯飲品順便享受免費蛋糕。沒辦法,這是情意結來的。
繼續閱讀「生日的情意結」

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

【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 剛才看到毛記電視的《星期三港案》,才驚覺這書店也有幾乎倒下的命運。我怪自己實在太傻,到了就連灣仔樓上茶餐廳亦不得不加價的今天,沒有東西會是永恆的,即使對一家在中環已存在20年的二手書店亦是一樣。 毛記電視問:「你還看書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大家心裡有數。就問自己好了,我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有買書,即使目前只會到圖書館借書,這本書已經續借了五次還是未能看完。香港人,就是普遍不愛看書的一群。 即使明知書本最終很可能跟唱片、影碟等文化載具走進歷史,可是想到店主對我所帶來的影響,完全不做什麼又好像說不過去。因此,我在這個接近荒廢了的部落格裡,寫了這一篇文章。 原文太長,請到我的網站閱讀: stripeboy.com 行動要快。 www.flowbooks.net #flowbookshop #紋感道

A post shared by Benjamin Tsang (@stripeboy) on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在網上分享過這個故事,如果有的話,請原諒我。

讓時間回到17年前:2000年,當時的我剛剛辭了軟件公司的「掛名程式編寫員實質是客戶支援員」工作,在家當「量地官」已經好幾個月。有一天,我走到中環一家二手書店,和店主談了一會。當時我對店主說:「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找什麼工作。」店主問:「那麼你閒時喜歡做什麼?」當時我的答案好像是:「我喜歡寫些東西。」店主問:「那麼你為何不考慮當記者?」
繼續閱讀「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

「Drag 客」列車

平常的上班日。上午八時。我一如往常地踏進⋯⋯正確來說,是擠進這一輛很明顯已經再沒有空間的列車裡。正當我一如往常地拿出我的手機來看新聞,並且等待列車關門離開月台之際,忽然聽到列車廣播:

「各位乘客您們好!我是本班車的車長。由於本班車的載客量已超過 100%,再加上我們有四名職員急需登上本班車,為列車全體乘客的安全著想,我們需要四位乘客自願離開車廂。」

繼續閱讀「「Drag 客」列車」

如世間只得 ABC 餐

如果,眼前這一間餐廳,只提供 A、B、C餐,而 A、B、C 餐都不是你杯茶,你會如何作選擇? 理智的你會說:「那我再去另一家餐廳不就好了嗎?」 只是,其他餐廳太高檔,我花費不起;又或者距離這裡太遠,我沒有能力前往啊。 不過,我見到有些朋友已經出發,尋找他們心目中更理想的餐廳。我會祝福他們。 OK,我真正想問的是: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只有 A、B、C 餐,而 A、B、C 餐都不是你杯茶,你會選擇捱餓?抑或會起來反抗? 表面上,你可能會反問:只是沒飯吃吧?犯不著要動武啊!這一刻仍然有飯吃的我,也可能會答「我情願捱餓」,因為我預期未來的日子仍然有飯吃,只是不大可能有機會再嚐昔日的美味佳餚。 但,到了真的會餓死的時候,我會作出什麼選擇?我不知道。 我想,大家可能心裡已經有一個答案,只是因為目前狀況以及自身能力的局限而不便言明。 我仍然期待吃月餅會吃到紙條的一天。 #紋感道 #如世間只得ABC餐

A post shared by Benjamin Tsang (@stripeboy) on

如果,眼前這一間餐廳,只提供 A、B、C餐,而 A、B、C 餐都不是你杯茶,你會如何作選擇?

理智的你會說:「那我再去另一家餐廳不就好了嗎?」
繼續閱讀「如世間只得 ABC 餐」

It’s magic!

女主持: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大家繼續收看「入屋魔法王」!我們現正在這一位幸運觀眾的家裡,而魔術師 Lewis 就會在這裡表演相當厲害的魔術!首先讓我們問這一位觀眾,我們該如何稱呼您?

觀眾:畢⋯⋯畢能雪。

女主持:那麼你的職業是⋯⋯?

觀眾:不⋯⋯不能說。

女主持:那⋯⋯沒關係吧!Lewis,你會為大家表演什麼魔術呢?
繼續閱讀「It’s mag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