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靶場

2019 年。

畫面一開始,見到一對準夫婦在人群裡,女士拿著寶礦力樽,男士拿著手機觀看新聞台直播。

忽然響起槍聲,準夫婦轉頭望向發出槍聲的地方。

畫面顯示一幅印上「Stop Charging or We Use Force 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白字的紅旗。

繼續閱讀「練靶場」

廣告

A trip to the moon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此刻,小唐的心情非常興奮。

這種興奮的心情,就好像第一次離開香港、第一次坐飛機的感覺。

要留意的是,小唐本身已是一個本地著名的「旅遊 KOL」,因此,這一次絕對不是他首次坐飛機。事實上,過去一年小唐坐飛機的次數,已經足以令他取得航空公司的 VIP 會籍。

而小唐「香港旅遊 KOL」的地位亦的確很崇高,因為整個地球上幾乎每一個國家,他都踏足過了。

儘管如此,小唐仍然有想去而未曾踏足過的地方。

繼續閱讀「A trip to the moon」

棋子

你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大型的、以白色為主的商場,像是沙田區最大規模的商場……抑或那其實是九龍塘的著名大型商場?還是金鐘的大型商場?那已經不太重要了,反正來到這個年代,所有商場都是大同小異的。

可是,今日這個商場跟平時有點不同。平時在商場只會見到來這裡購物的顧客,當中有不少手持一至多個購物袋,在不同商店之間穿梭。現在,你卻見到有大量黑色扁平狀、頭頂呈圓形的物體,正在圍著一堆較少數的白色扁平狀、頭頂同樣呈圓形的物體。

你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奇怪的景象,正想問今日究竟發生什麼事?這一刻你才發現:自己竟然不能發聲。

繼續閱讀「棋子」

今天我做了「逃犯」

這一天的黃昏,「逃犯」穿越群眾,好不容易才返回監倉,隨即被小獄卒逮獲了。

繼續閱讀「今天我做了「逃犯」」

以後全部靠自己

我的2018新鈔設計

四十年前,四十年後

1980年。

美好的八十年代。

當年大眾不會有智能手機,甚至沒有智能的手機亦只屬一小撮人專用,自然亦不會有 Facebook 及 Instagram。當年也許有 KOL,但他們的高見只能透過報章、雜誌、收音機及電視機才能得悉,而最後兩者亦是大眾最容易接觸的娛樂。那個時候,即使個個揸住個兜,至少仍然覺得將來是有希望的,仍然相信積少成多是可以致富的,仍然相信成功非僥倖,勤儉與才能的!

繼續閱讀「四十年前,四十年後」

生日的情意結

似乎 Pacific Coffee The Perfect Card 的生日優惠亦開始跟對家看齊:生日月份可享一杯免費飲品或一件蛋糕。

熟悉連鎖咖啡店的顧客,在「免費飲品」及「免費蛋糕」之間,很自然會選擇前者,因為前者隨時比後者貴也。

可是,我仍然選擇在生日正日光顧 Pacific Coffee,叫一杯飲品順便享受免費蛋糕。沒辦法,這是情意結來的。
繼續閱讀「生日的情意結」

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 剛才看到毛記電視的《星期三港案》,才驚覺這書店也有幾乎倒下的命運。我怪自己實在太傻,到了就連灣仔樓上茶餐廳亦不得不加價的今天,沒有東西會是永恆的,即使對一家在中環已存在20年的二手書店亦是一樣。 毛記電視問:「你還看書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大家心裡有數。就問自己好了,我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有買書,即使目前只會到圖書館借書,這本書已經續借了五次還是未能看完。香港人,就是普遍不愛看書的一群。 即使明知書本最終很可能跟唱片、影碟等文化載具走進歷史,可是想到店主對我所帶來的影響,完全不做什麼又好像說不過去。因此,我在這個接近荒廢了的部落格裡,寫了這一篇文章。 原文太長,請到我的網站閱讀: stripeboy.com 行動要快。 www.flowbooks.net #flowbookshop #紋感道

A post shared by Benjamin Tsang (@stripeboy) on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在網上分享過這個故事,如果有的話,請原諒我。

讓時間回到17年前:2000年,當時的我剛剛辭了軟件公司的「掛名程式編寫員實質是客戶支援員」工作,在家當「量地官」已經好幾個月。有一天,我走到中環一家二手書店,和店主談了一會。當時我對店主說:「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找什麼工作。」店主問:「那麼你閒時喜歡做什麼?」當時我的答案好像是:「我喜歡寫些東西。」店主問:「那麼你為何不考慮當記者?」
繼續閱讀「這書店,影響了我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