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樣點自拍啊?

若不是因為要拍 MV 的關係,自拍有必要那麼複雜嗎?

A post shared by Benjamin Tsang (@stripeboy) on

廣告

對於昨天所發生的不幸事件,感到悲哀是必然的,悲哀之餘帶點憤怒,也是可以理解。

可是,我真的真的不願意因為這一事件,而遷怒於某一群體、某一政府(儘管他們的確有點不濟),甚至整個民族。

願死者安息,倖存者節哀順變,並且要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