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做了「逃犯」

這一天的黃昏,「逃犯」穿越群眾,好不容易才返回監倉,隨即被小獄卒逮獲了。

繼續閱讀「今天我做了「逃犯」」

廣告

四十年前,四十年後

1980年。

美好的八十年代。

當年大眾不會有智能手機,甚至沒有智能的手機亦只屬一小撮人專用,自然亦不會有 Facebook 及 Instagram。當年也許有 KOL,但他們的高見只能透過報章、雜誌、收音機及電視機才能得悉,而最後兩者亦是大眾最容易接觸的娛樂。那個時候,即使個個揸住個兜,至少仍然覺得將來是有希望的,仍然相信積少成多是可以致富的,仍然相信成功非僥倖,勤儉與才能的!

繼續閱讀「四十年前,四十年後」

十年⋯⋯陸續有來。

2026 年。

這個購物區仍然充滿著顧客。儘管購物區邊緣的街道仍然有不少「吉舖」(沒有人租因此空置了的店舖單位),不過在購物區的中央位置,消費氣氛還可以的。

一男一女站在中央位置的一幢碩果僅存的舊樓地下。

那女子問男子:「阿哲,你真的要去這間樓上書店看看?」

那個名叫「阿哲」的男子答道:「阿文,對呀!」

繼續閱讀「十年⋯⋯陸續有來。」

【呃 like 冇難度】有關中環的建議

敬啟者:

本人謹代表「本土顧問公司」向城規會作出申請,提出將中區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中,介乎租庇利街起的德輔道中至軍器廠街為止的金鐘道一段道路,刪除電車以外所有交通工具的用途。換言之,除電車外,上述道路將成為行人專用區,讓市民在該處散步、野餐,以及撐起雨傘。本人深信上述建議對改善中環日益嚴重的空氣質素有莫大莫大莫大的幫助(太重要所以說三次),請城規會考慮。

繼續閱讀「【呃 like 冇難度】有關中環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