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陸續有來。

#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 #Enlight

A post shared by Benjamin Tsang (@stripeboy) on

2026 年。

這個購物區仍然充滿著顧客。儘管購物區邊緣的街道仍然有不少「吉舖」(沒有人租因此空置了的店舖單位),不過在購物區的中央位置,消費氣氛還可以的。

一男一女站在中央位置的一幢碩果僅存的舊樓地下。

那女子問男子:「阿哲,你真的要去這間樓上書店看看?」

那個名叫「阿哲」的男子答道:「阿文,對呀!」

阿文:「為什麼有大型連鎖書店不去,偏偏要去這一間?這幢舊樓好像很恐怖的樣子!」

阿哲:「聽說,這書店有一些書籍,題材是我們的國度裡不可能見到的!」呀,忘了說,阿哲和阿文都是來自「隔壁國家」的遊客。

阿文:「就連大型連鎖書店那麼大也不可能找得到?」

阿哲:「應該是吧,畢竟這些書籍題材不只冷門,在我們的國度裡根本就是忌諱!」

阿文:「那麼⋯⋯我們只在這書店停留數分鐘,好嗎?」

阿哲:「沒問題!我只是上去找一本書!很快的!」

那書店的位置是舊樓的一樓。二人來到了書店門口,看到書店內好像沒有開燈。

阿文:「咦?這書店沒有開門?」

阿哲:「你看清楚!門是沒有完全關上的!」

二人推門入內,只見店內不只沒有開燈,就連一個店員也沒有!不過,店內的書架仍然放滿書籍的。

當時正值中午時分,戶外的光線從單位的窗戶透進來。因此,阿文才看到那個沒有店員守護著的收銀處,放了一個紙箱,並寫上「如欲惠顧,請自行將錢放進箱內,謝謝!」

阿文:「咦?這書店竟然要用這種方式營運?」

阿哲:「我省起了,就好像多年前這城的翻版成人影碟店的做法!」

阿文:「你又知?」

阿哲:「我⋯⋯我也是聽我那個在這城居住的親戚說的。」

阿文:「可是,現在是日間,書店還有少少自然光!到了晚上這裡完全沒有光,豈不是更恐怖?」

阿哲:「這也是沒辦法呀!聽說這書店的店主及店員在十年前忽然自動失蹤!原因不明,至今亦沒有再露面了!」

阿文:「不要說了!我忽然覺得很害怕!你還是快點找你要買的書籍,然後我們離開這裡吧!」

阿哲在書店找了一會,忽然大叫「我找到了!」

阿文見到阿哲只拿著一本書,好奇問道:「好不容易才來到這城,你只買一本書?」

阿哲:「買得太多禁書,到回家過海關的時候,我恐怕會有麻煩!」

阿文:「那麼你快放下錢,然後我們離開這裡吧!」

阿哲放下書錢,二人步向書店門口,準備離開這書店。

二人打開書店大門,忽然⋯⋯眼前一黑!

從此,就再也沒有阿哲及阿文二人的消息了。不知道這二人是否已平安回國,抑或⋯⋯二人亦已「回國」,只是沒有出入境記綠⋯⋯?

廣告

作者: stripeboy

斑紋:人們說「百無一用是書生」,我說「萬無一用是斑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