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救災令(爛尾)

李友森從電視新聞上看到一幕又一幕煽情非常的地震災區實地報道後,下了一個決定︰我得要為災民做些事情!李友森居住的城市裡,同樣「善心爆棚」的居民亦多不勝數,不過他們只會選擇捐錢,由志願團體代勞。

李友森卻沒有這樣做,因為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他要確定自己所捐的血汗錢能夠真正到達有需要的人手上,而不是到達貪官污吏的手中。

李友森自以為聰明地想到,災區的物資嚴重缺乏,捐錢給災民亦買不到什麼東西。結論是︰捐物資最實際!

李友森亦知道,災區嚴重缺乏的物資,包括帳蓬、屍袋、淨水丸、簡單的急救用品等。

李友森不知道在哪裡可買到屍袋,帳蓬倒知道在哪裡可買,不過對李友森來說,也實在是太重了。

李友森只能找到幾粒淨水丸,以及簡單的急救用品。然後,李友森向公司請假,攜帶這些救援物資,親自前往災區!

李友森前往自己城裡的火車站,準備坐車到災區時,在火車站門前見到一大群人。李友森基於好奇心的驅使下,上前一看,只見一群憤怒的青年指著一名中學女生破口大駡︰「我$%%$!@%&*()*&*你!你到底是不是自己人的!」

李友森問其中一名旁觀者︰「這個女學生幹嗎會被憤青追打?」旁觀者答曰︰「她實在不愛國!公開說這一次地震與她無關,更認為捐錢賑災無用!與其救人不如救當地的貓熊!」

李友森聽罷,故作「無名火起」狀︰「什麼!這名女子真的是太過份了!」隨即衝入人群中,捉住那名被憤青圍攻的女學生,大叫︰「你這個畜生!你知不知道你的外公正在災區受苦!你竟然在這裡說一些沒有良心的話!」然後他對憤青說︰「對不起!我是這個女學生的舅父!我現在帶她回家,家法伺候!」

李友森將這名女子從一群憤青裡拉出來後,女子問道︰「你究竟是誰?我好像沒有舅父的!」

李友森答曰︰「我不這樣做,如何救你脫離困境?坦白說,我也認為捐錢到災區沒有用!」女子大喜︰「那麼你也贊同我的說法囉?」

李友森搖頭︰「不過你的心腸太壞!一定要調教一下!所以我要你跟我到災區救災,親身感受一下!」然後,他硬拉著正在掙扎的女學生,乘坐火車前往災區了。

廣告

勿地臣街的公共空間 ﹣1999年

位於銅鑼灣勿地臣街一號的時代廣場,臨街地面的空地最近被揭發屬於「公共用地」,隨即引來有關「公共空間」的熱烈討論。

「自小便在銅鑼灣長大」的小弟,自1999年開始擁有第一台數碼相機後,便不時拍攝香港的街景,當中亦少不了拍攝時代廣場空地的風光。這幾天忽然興起,找回儲存陳年舊數碼相片的光碟來看,便想到不如將有關時代廣場空地的舊相重新編輯,並於這裡上載。在「執相」的過程中,讓大家重溫時代廣場在這些年來是如何「利用」這一塊「公共用地」,亦借這個機會讓小弟回顧自己多年來的拍攝手法。

至於有興趣參閱時代廣場的公用契約可按這裡

不知道這一隻「乳牛」,在何時撤出香港市場呢?

1999年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