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1:我在書展的小收獲

星期五20:45才進場,22:00離場。當中我花了不少時間在「大塊文化」的攤位。

想不到《交換日記》已推出了第10集!厲害!雖然張妙如及徐玫怡已經在不同的國度裡生活,不過她們之間的「日記」仍然沿用跟第1集一樣的形式!我認為,只有張妙如和徐玫怡合著的才是正宗《交換日記》!請認明「大塊文化」商標才是正 - 貨 - 呀!

購買《網路與書》雜誌書一向是我的習慣。20冊《網絡與書》雜誌書,當中有19冊已經在我家的書櫃裡(還有一冊借了給朋友)。現在《網路與書》好像已變成叢書系列的品牌,太多出品了,我已經無力追捧。

廣告

為甚麼施丹會那麼火?

明知出動「鐵頭功」的後果是「紅牌離場」,還有數分鐘便完場踢十二碼,究竟馬特拉斯對施丹說了甚麼,令施丹忍不住向他駛出「鐵頭功」?

01. 「其實我很喜歡你的。」
02. 「其實我很喜歡你的太太。」
03. 「其實我很喜歡你及你的太太,我想……。」
04. 「你的姐姐樣貌都幾標緻喎,嘿嘿嘿……。」
05. 「警-告-你!」
06. 「老友,別灰心!只要毛囊仍在,頭髮必可再生!」

(改圖:

小弟人生中的第一台電子遊戲機

千真萬確!這是小弟生活30年後,才首次買給自己的電子遊戲機。我那些愛玩任天堂DS的同事應記一功。

人們普遍將玩具分為「眾樂」及「獨樂」兩種,前者代表七十年代或以前的兒童玩樂模式,後者則是八十年代或以後兒童消閒模式的寫照。不過,我的童年似乎太缺乏「眾樂」及「獨樂」,造成我這種不太好玩的性格。童年時生活不算富裕,甚麼「紅白機」、「超任」、「GAMEBOY」,以及今日的「PS2」、「XBOX」、「PSP」,從未正式在我家出現。(我只有在同學、朋友及同事家中才有幸玩過「雅達利」、「紅白機」、「PS2」等!)

踏足社會後,即使手上有一些錢,我亦沒有考慮購買甚麼「PS1」、「PS2」,彷彿自己已經沒有這種「獨樂」的需要。我反而將錢用來換了不少次PDA、手機,買了數台數碼相機!

如今已成為「麻甩佬」的我,居然買多了扭蛋公仔及這一台任天堂DS Lite。也許,這是象徵式的「補償」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