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來提醒自己的:預防疲勞注意事項

醫藥疾病

廣告

舊作重溫:玻璃屋

多天沒見了。

這幾天,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有不少,卻沒有一件是值得在這裡記下來的。

也許是我太忙?太懶?太疲倦?也許該是時候休息了?

在我準備好重新上路之前,請容許我在這裡張貼小弟三年前的作品。

沒想到,三年前的作品,竟能反映三年後的今日的我,這一刻的心情及想法。

《玻璃屋》

「 我 是 一 名 網 頁 監 察 員 , 監 察 網 頁 是 我 的 正 職 。 」

這 樣 說 , 會 比 「 我 幾 個 月 之 前 失 業 , 如 今 躲 在 家 中 上 網 度 日 」 為 佳 。

在 這 些 日 子 裡 , 我 除 了 吃 、 睡 、 洗 澡 以 及 「 順 應 自 然 的 呼 喚 」 外 , 每 天 的 所 有 時 間 都 用 來 上 網 。

幸 好 如 今 有 「 一 個 月 費 , 無 限 上 網 」 的 收 費 計 劃 。 如 果 現 在 上 網 需 要 付 上 八 年 前 的 高 昂 費 用 , 我 遲 早 難 逃 破 產 的 命 運 。

不 過 , 自 己 的 眼 界 並 不 因 為 終 日 瀏 覽 網 頁 而 變 得 廣 闊 。

在 過 去 的 三 十 天 內 , 我 都 沉 迷 在 一 名 女 孩 子 的 網 頁 裡 而 不 能 自 拔 。

雖 然 網 絡 上 盛 傳 有 很 多 「 假 鳳 虛 凰 」 , 我 倒 相 信 創 造 這 一 個 網 頁 的 主 人 的 確 是 一 名 女 孩 子 。 因 為 , 在 這 一 個 網 頁 的 「 網 主 簡 介 」 中 , 有 網 主 的 個 人 照 片 。

很 明 顯 這 一 張 照 片 不 像 是 從 日 本 的 寫 真 集 中 擷 取 下 來 的 , 而 是 比 較 像 網 主 自 己 的 生 活 照 片 。 相 中 的 網 主 只 有 上 半 身 , 穿 著 一 件 普 通 得 不 能 再 普 通 的 白 色 T 恤 。 她 的 臉 上 沒 有 濃 粧 , 只 有 淡 淡 的 口 紅 。 如 此 模 樣 的 女 子 雖 然 算 不 上 「 驚 艷 」 , 卻 仍 然 屬 於 「 漂 亮 」 的 範 疇 。

不 過 , 最 吸 引 我 的 還 是 她 的 文 字 。 在 這 個 網 頁 裡 , 幾 乎 全 都 是 她 所 寫 的 文 章 。 我 讀 過 她 的 文 章 後 , 才 知 道 甚 麼 是 「 真 正 出 自 才 女 手 筆 的 文 章 」 。 我 敢 說 , 倘 若 她 決 定 進 軍 文 壇 , 甚 麼 瑪 利 金 、 涼 紫 山 、 巴 閉 妹 等 全 都 得 靠 邊 站 。

因 為 , 她 的 文 章 我 完 全 看 不 懂 。

我 檢 查 過 , 網 頁 上 的 文 字 的 確 是 大 五 碼 , 而 她 所 寫 的 亦 的 確 是 正 體 中 文 。 只 是 , 看 著 她 所 寫 出 來 的 「 字 與 字 的 組 合 」 , 我 竟 然 不 能 從 這 些 字 當 中 了 解 她 想 表 達 的 意 思 。

不 過 我 喜 歡 這 樣 的 文 字 。 這 就 是 「 高 深 莫 測 」 。

最 初 我 亦 以 為 自 己 太 笨 , 看 不 懂 她 的 文 章 。 不 過 當 我 瀏 覽 她 的 網 頁 的 留 言 板 , 看 到 不 少 類 似 「 對 不 起 , 我 不 明 白 ! 」 的 留 言 時 , 我 便 明 白 自 己 並 非 孤 獨 一 人 。

而 她 亦 好 像 不 太 願 意 花 時 間 回 覆 那 些 留 言 , 任 留 那 些 網 友 繼 續 「 不 明 白 」 。

我 想 , 自 己 會 是 一 個 例 外 。 我 在 她 的 留 言 板 上 留 言 : 「 很 高 興 能 夠 在 網 上 讀 到 妳 的 文 章 ! 不 過 小 弟 倒 有 一 些 不 明 白 的 地 方 , 若 果 妳 方 便 的 話 , 可 否 回 覆 小 弟 ? 謝 謝 。 」

十 天 過 去 了 , 我 得 不 到 任 何 回 覆 。 那 個 女 人 真 的 很 有 性 格 。

我 喜 歡 這 種 性 格 !

到 了 第 三 十 一 天 , 我 覺 得 自 己 不 能 再 等 了 。 我 真 的 很 想 見 見 她 , 對 她 說 我 是 多 麼 欣 賞 妳 的 作 品 。

我 忽 然 省 起 一 件 事 。 她 使 用 屬 於 自 己 的 域 名 作 網 址 , 而 域 名 的 登 記 網 站 會 記 錄 域 名 持 有 人 的 住 址 。 我 只 需 用 這 個 域 名 在 登 記 網 站 中 搜 尋 一 下 , 那 不 就 能 夠 知 道 她 的 住 址 麼 ?

拿 著 從 域 名 登 記 網 站 中 得 來 的 地 址 , 我 來 到 這 一 間 位 於 海 邊 的 玻 璃 屋 。

從 玻 璃 屋 上 的 玻 璃 , 我 很 清 楚 地 看 見 她 正 躺 在 梳 化 上 看 書 。

我 正 想 按 門 鈴 , 才 發 現 玻 璃 屋 根 本 不 設 門 鈴 。

沒 法 子 , 唯 有 拍 門 來 引 起 她 的 注 意 。 不 過 拍 打 玻 璃 門 的 效 果 比 拍 打 木 門 的 效 果 差 太 遠 , 而 且 她 還 是 沒 有 反 應 。

我 大 聲 叫 嚷 : 「 小 姐 , 妳 應 我 一 下 好 麼 ? 」 她 還 是 沒 反 應 。

就 這 樣 , 我 花 了 一 整 天 的 時 間 , 導 致 手 痛 、 聲 沙 , 還 是 未 能 引 起 她 的 注 意 。

最 後 , 我 放 棄 了 。 她 根 本 就 是 活 在 自 己 的 世 界 裡 , 與 外 界 完 全 絕 緣 。

且 慢 , 會 不 會 是 活 在 自 己 的 世 界 裡 ? !

( 2002-07-21 @ HKWBBS 。 這 篇 短 篇 小 說 , 靈 感 來 自 維 維 的 《 夾 面 》。 )